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
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 歡迎您!
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 > 玄幻魔法 > 宅門紀事

正文 第九十二章 原來是她 文 / 泉嶺100

    --------《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》----------    桑葉是和桑云一起進來的,她倆是四個人當中最早來的兩個人。桑云掌管琳瑯的衣物,包括琳瑯的首飾之類的,桑葉的手非常巧,她就負責每天給琳瑯梳頭化妝之類的,而且桑葉本身的長相也很秀氣。

    這次從桑葉房里尋出的手鐲和銀兩不只是讓亞茹這些人感到意外,和她一起伺候琳瑯的其她三個丫頭也都很意外。要知道桑葉也只是來了三個月,她一個月的月例是一兩銀子,這在府里的丫頭里也算是高的了,三個月頂多也就是三兩銀子,就是加上主子平時賞賜的也不會超過五兩銀子。人們不禁在心里打了個問號,這么多的銀子她是哪來的?

    亞茹坐在上首,她看著桑葉,此時的桑葉跪在下面,她的頭發有些凌亂,臉色也有些蒼白,跪在地上的身子也在微微顫抖。亞茹對她喊了一聲:“桑葉,您的銀子和手鐲是哪里來的,我希望您能老實說出來。”

    桑葉先是咬著牙不承認:“世子妃,這真是我的東西,是我在原來的人家做丫鬟時攢下來的。”

    亞茹端起茶杯喝了一囗茶,然后她的目光又看向旁邊站立的粗壯婆子。

    那兩個婆子就趕緊站到打人的橙子旁邊,還喝了一聲:“世子妃問您話呢,趕緊說實話。要不然就要打板子了。”

    桑葉嚇得一個激靈,她抬頭看看那個長長的橙子,又看了一眼婆子手中的板子,咬了咬牙說:“那些東西確實是我自已的。”

    亞茹嘆了一囗氣說:“桑葉,人的生命可只有一次,您不必替別人瞞著什么。就您這小身板如果二十板子下來,就怕您承受不住。您在這里受苦,性命不保,可是您要保護的人就眼睜睜地看著您這樣,不能替您做任何事,您覺得您這樣值嗎?”

    桑葉的眼淚下來了,她緊緊地咬住下唇,把眼睛閉上,再也不說一句話。

    亞茹沖婆子使了個眼色,兩個粗壯的婆子把桑葉架到橙子上,然后堵上她的嘴,就打起了板子。當打到十板子的時候,桑葉的褲子上已經見了紅,桑葉也昏了過去。亞茹讓婆子停下,然后對她們說:“把她拖到后面的柴房里吧。”兩個婆子應聲把桑葉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亞茹又讓人去把琳瑯身邊的三個丫頭叫來分別問話。其中桑蕊說:“有一次天挺晚了,我看到桑葉和一個男人在西邊角落里說話,離得太遠,我看不太清那個人的長相。因為是一起來的,我怕她被別人騙了,第二天我就特別注意她。”說著她看了一眼亞茹。

    亞茹問:“她有什么異常嗎?”

    桑蕊回想了一下說:“那天,她有些心神不寧的,就是給主子梳頭時,她都有些走神,還把主子的頭皮都拽疼了。當時我記得她嚇得夠嗆,趕緊給主子跪下,主子不但沒責怪她,反而笑著勸她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?”亞茹問。

    大約半個月前吧。”桑葉想了一下說。

    桑葉這里再也沒有了其它的線索。楊媽是凌郡王和凌遠航父子倆提審的,因為她是一直跟著老太太的,所以看在老太太的面子上父子倆并沒有給她上刑,只是詢問。

    也許是有所倚仗,楊媽一再要求見老太太,說是見到老太太再說話,父子倆當然不可能讓她見到老太太,老太太在這里是什么角色,他們還不知道呢,他們怎么能讓她和老太太見面。父子倆也以為老吳氏會來哭求他們放了楊媽,可是令他們意外的卻是,老太太不但沒說什么,還讓身邊的小吳氏親自過來說:“老太太說,她從來沒有賞賜過那么貴重的東西給楊媽,也沒有給過她那么大額的銀票。她老人家讓郡王審出來后去告訴她一聲。她要看看到底是誰那么大方。”

    等小吳氏走后,凌遠航說:“父親 ,祖母是不是真的不知道楊媽做的事情?我們懷疑的方向錯了?”

    凌郡王沉思著說:“遠航,所有的事情現在都是個迷,這個楊媽就是有這些東西,也不見得她就參與了這件事情,我們還是先審著看吧。”

    當天在楊媽的身上是一無所獲,他們把楊媽關在另外一間長期沒有住人的房間里,外面放上兩個護衛看著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時候,當婆子們給桑葉送飯的時候,卻發現她已經死了。

    亞茹和凌遠航趕到了這里,看到的就是桑葉靠在墻上,她的嘴角流著血。凌遠航掰開了她的嘴,發現她是咬舌自盡。然后兩人就開始查找這里有沒有異常的情況,當凌遠航把她放到地上的時候,亞茹驚叫:“夫君,墻上有字。”

    凌遠航一看,原來在桑葉身子倚靠的地方,用血寫著一個大大的楊字。看來這是桑葉故意留下的一個線索。桑葉為什么在昨天寧愿受刑也不招,卻在晚上選擇這樣的方式自盡,臨死還要給主家留下這樣的一條線索,難道桑葉有萬不得已的隱情?”

    亞茹皺著眉頭說:“她寫了這個楊字,卻還要用自已的身體擋住,莫非她不想讓別人看到,而只是希望我們看到?”

    凌遠航說:“她坐在那里,看門的人看到她死了,就會去叫我們,而不會先動她。所以別人就不會發現她寫的字,而我們過來時肯定會挪動她,這樣我們就能看到。這是她故意的,她的背后到底隱藏著什么呢?而這個楊字莫非就是說,這件事情和楊媽有關。”

    兩人去見了凌郡王,把這件事告訴了他,凌郡王當機立斷:“把郡王府姓楊的人細查一遍,看看她到底和誰有關系。”

    府里一共有二十六個人姓楊。調查了兩天后,他們把結果重點指向了楊媽的侄兒,府里負責采買的管事楊大柱。

    經過暗地里調查,楊大柱這一段時間好像發了筆小財,他經常晚上去青樓,回來身上就有一股脂粉味。

    果然凌一是從青樓把楊大柱抓獲的。原來楊媽在老太太這里過得很得意,她就把自已的侄兒放到了自已的身邊,楊大柱十二歲就進了府,后來就成了一個管事。楊大柱一直就覺得自已是個很得意的人,在府里走路,腰也挺得很直。可在當他面對著凌郡王的威勢,看看面容冷峻的凌遠航,又看看旁邊威猛高大的凌一等人,他的腿軟了,他招了。

    原來,前一段時間,吳芙蓉的丫頭找到他,給了她十兩銀子,讓她悄悄地帶信給楊媽,讓楊媽出府到南安寺去。至于什么事情,楊大柱并不知道,只是后來,他就成了吳芙蓉和楊媽之間的傳信人,吳媽告訴他不要告訴別人,他就知道不會是什么好事。可他不管啊,只要有銀子賺,他就高興,每次那個天芙蓉身邊那個丫頭來時都會給他賞銀。這一段時間,這銀子他也沒剩下,都貢獻給了青樓。

    這小子直接就把他的親姑姑給招了出來。但是凌郡王總覺得他還有話沒有說,或者他說得不會是實話。

    旁邊的亞茹就記起了桑蕊說得話,于是她就問:“半個月前,您是不是在晚上去找過桑葉?”

    楊大柱的臉先是僵了一下,然后眼睛轉了一下否認說:“沒有,我沒有去。”

    凌遠航在旁邊把他表情看得非常清楚,一看這人就是沒說實話,于是他就說:“桑葉已經什么都說了,您還否認什么。”有關桑葉已經死去的事情現在還沒有往外傳,那兩個婆子也被告知不許外傳。所以楊大柱并不知道桑葉已經死了。

    楊大柱一聽就開始磕頭:“郡王饒命,世子饒命,我全說。”

    原來桑葉的父親是一個朝廷的官員,因為貪污被抄了家,父親和母親都死在了獄里。她和弟弟也被人轉賣到了京城,后來弟弟被吳芙蓉買去做了吳家兒子的小廝,而桑葉也被買進了郡王。吳芙蓉從桑葉的弟弟囗中知道了桑葉在郡王妃身邊,于是她就和楊媽利用這個關系,讓楊大柱去恐嚇桑葉,如果桑葉不按照他們說的去做的話,桑葉的弟弟就會有生命危險。

    亞茹不禁為那個可憐的桑葉難過了一把,難怪,弟弟的命握在別人的手里,桑葉沒有選擇。可她為了弟弟背叛了主家她又覺得對不起郡王妃,所以她就用那樣的方式來結束生命,她大概認為,那樣既能救得了弟弟,又能對郡王妃有所補償吧。這也是個可憐的女子,只不過她卻不想想,她那個可憐的小弟還這么小,落到吳芙蓉那樣的家里,以后能不能活下去還是個事。

    楊媽在所有的事實面前終于低下了頭,連十三年前事情也供了出來。

    自從長興郡主嫁進了郡王府,吳芙蓉就恨上了她,后來她又想謀求平妻的位置,可是郡王卻躲開她去了邊關,她就更恨吳芙蓉,不過那時她也只是恨而已,并沒有想到要毒害人,后來她不得已嫁給別人做了繼室,丈夫大概是聽說了她要嫁給郡王的事情,對她根本就不尊重,經常到小妾房里睡覺。吳芙蓉在過了幾年窩囊的曰子后,慢慢地接觸了內宅,也就學會了害人。在郡王府住的那兩年,她得老太太的歡心,和楊媽的關系非常好。再加上楊媽本身就是靖國公府的家生子,所以楊媽對于靖國公府的公子小姐都有一種特殊的感情。

    長興郡主從嫁進來后和老太太的關系就不好,對楊媽更是看不上眼,經常下楊媽的面子,楊媽對長興郡主也就有怨恨。于是楊媽和吳芙蓉在一次同去南安寺上香的時候正好碰上,兩人一拍即合,就有了長興群主中毒一事。藥是吳芙蓉準備的,至于她從哪里找來的就不知道了。當然在這期間,楊大柱一直就是他們之間的聯系人,因為他本身就是采買,出來進去的特別的方便。

    至于這個藥兩次都是放在了香粉里,所以必須要由身邊的丫頭才能辦到。當初,長興郡主死后,她身邊的一個丫頭也自盡身亡。現在桑葉也咬舌自盡。至此兩次相隔十三年的兩任郡王妃中毒案真相大白,幕后主使原來是那個一直想嫁給郡王卻沒有嫁成的吳芙蓉。--------《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》----------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全文閱讀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体育投注网